雅京芝槟榔监狱严重超额 印尼试产长航时无人机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b1f582497d81cb6dd2428da7062f4ad8.jpege7a3b36836a7248f85ff6cf803ef62ed.jpeg30cf43819c91bf62fe56310299d3abbc.jpeg75f644b9b0864d2cc6a0afbba502dc61.jpeg208319fdefc69c349579949439be839d.jpegde3205aeccbacbf25f19f7e4e56e43bd.jpegb9b4d073fb3757ce7b066311a9065926.jpegd36e73033878a897262ba531e174b5a1.jpeg7f3d3241d3c03c5739f2ba450062efbc.jpeg

雅加达芝槟榔监狱(Penjara Cipinang)因为管理腐败及黑暗枉法,加上囚犯品行复杂,在亚洲也颇有坏声望。有些曾经被拘蹲过该牢狱的中国人披露,在那里不但受到黑社会与狱霸的欺凌,而且狱警不断榨干犯人的钱财,如不满足他们,就会被折磨殆尽,生不如死。(本号资料室)

芝比囊监狱爆满远超负荷

可容850人却囚着4200人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要闻 – 31 Des 2019 

【好报】雅加达讯。印尼国家监察专员署(Ombudsman RI)专员妮妮(Ninik Rahayu)揭露,雅加达芝比囊监狱收容的囚犯远远超过其负荷,致使监狱的某些系统无法发挥最佳功能。

妮妮周日(29/12)在雅加达芝比囊监狱进行突击搜查后表示,尽管这里只能容纳约800人,但却收容着约4000名囚犯。

她说,这种情况造成监狱的一些系统无法正常发挥,包括导致囚犯没有经历熟悉环境的过程。

她补充说,事实上,让初来的囚犯经历熟悉监狱环境的过程非常重要,但时间不应超过10至15天。

妮妮接着说,这实际上应该是一个指导期,让囚犯了解其权利和义务,以及了解如何使用电子设备来查看对自己的判决。

她说,介绍室并不满足要求,因为尽管它只能容纳30人,但却居住着420人,相关者平均在4-6个月里面还待在那里。

她补充说,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他们不能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或房间,因为在其他地方也经历着”超载” 。

妮妮继续说,囚犯爆满问题造成人数非常有限的监警无法最佳地履行职责,囚犯的权利肯定无法得到满足,因为一名狱警必须监护200名囚犯。

其时,芝比囊监狱狱长亨德拉(Hendra Eka Putra)在此场合讲述,芝比囊监狱的容量为850人,但却收容着4200名囚犯,并由36名狱警监护,这种情况使得监狱方面很难为每个囚室区划分安全系统。

亨德拉说,他就印尼国家监察专员署专员前来进行突击搜查之举表示感谢,但愿能够从专员那里获得有关监狱缺陷方面的意见。(sh/int)

今年试飞 

印尼研发长航时军民两用无人机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1日 3:30 AM

联合早报

d475b7b02df786388e16d46e2ba3fd3b.jpeg

印尼自行研发的第一款中等飞行高度长航时无人机,前天在西爪哇省首府万隆公开亮相。(雅加达邮报)

(雅加达讯)印度尼西亚国营航空航天公司公开了自行开发的首款长航时无人机。这款无人机可供民用和军用,可协助防卫国土和对付恐怖主义威胁,也可执行扑灭森林火灾及取缔走私、非法捕捞伐木和盗采资源等任务。

印尼有多家公司在开发无人机,率先完成和亮相的是印尼第一款中等飞行高度长航时无人机(MALE UAV),即可长时间在海拔3000米至9000米的高度飞行。

以每小时235公里 可持续飞行达30小时

据印尼媒体,印尼航天航空公司(PT Dirgantara Indonesia)前天在西爪哇省首府万隆的机库为新款无人机的两架原型举行推介仪式。总裁艾菲恩在仪式上说:“这款无人机将在明年(指2020年)进行首飞测试,目前我们仍在进行生产流程的开发。”

这款无人机起降需要700米长的跑道,可在6000米高空以每小时235公里的速度巡航,可持续飞行达30小时。

艾菲恩披露,这款无人机的军用版需要国防部进行个别认证,预计在2021年底可落实首飞。

这款无人机也有助于解决印尼长期面对的林火问题,它的合成孔径雷达能探测到地表30公分底下的水含量,可部署在容易发生林火的地区进行监测。它探测出哪些地区缺水后,当局就可以预先防范如浇水以防止热点出现。

技术评估和应用局局长哈曼说:“印尼每年都发生森林火灾,我们须要对云、气候、热点和泥炭地的水量持续进行监测。”

这个无人机开发项目是一个大规模跨部门合作,由技术评估和应用局、国防部、空军、万隆技术学院、航天航空公司等在2015年组成联盟合力推动。

哈曼说:“我们必须能掌握一些关键技术,而不仅仅是制造骨架。如果我们从其他国家购买无人机,它们是不会免费提供关键技术给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掌握和利用自己的技术。”

哈曼说,无人机研制项目将可支持印尼发展自家的武器和防御系统。

以水银提炼伤身又破坏环境 

印尼百万非法开采者拿命“换”黄金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1日 3:30 AM

联合早报

(塔利旺讯)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国之一,多年来淘金热潮不退,非法开采者也多达百万人。这虽然给经济带来了短期好处,还为原本生活在贫困中的人提供了生计,却也带来了大问题。非法淘金者利用水银来提炼黄金,结果给自己的健康和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

位于印尼名胜地峇厘岛160公里以东的松巴哇岛(Sumbawa)是印尼的金矿大区之一,岛上丛林山丘布满了数不尽的临时搭建的采矿营。

矿业公司非法淘金

每月可获利600万美元

数十年来,数以千计的小矿户在松巴哇岛政府租给大矿业公司的土地上进行非法开采。这些非法采矿者并没有为使用土地的权利付出任何代价,但每个月却可通过淘金收获总值达600万美元(约808万新元)。

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印尼全国各地有大约100万这类金矿小开采户。

当局早已命令禁止利用水银来提炼黄金,因为这个过程不但会使水银排放到大气中,也会渗食物链而危害人类,包括造成脑损伤、婴儿先天缺陷、神经系统疾病等问题,甚至是死亡。然而,非法矿工却不顾汞中毒问题,坚持用这个快速赚钱门道。

全国50万人汞中毒

850大小金矿场严重汞污染

据环保组织Nexus3 Foundation估计,目前印尼有约850个大小金矿场已变成严重汞污染点,全国有约50万人是汞中毒患者。

松巴哇居民、政府、环保组织和合法拥有这些非法采矿地的大型矿业公司之间的利益冲突与竞争如今已经到了头。

最近,采矿公司PT Amman Mineral Nusa Tenggara以非法采矿导致污染为由,向当局举报其拥地上有非法矿工。跟着,警察机动大队出动大批人员突击了松巴哇丛林中的数十个非法采矿营,拆除营地,用链锯割断采矿设备,还用封堵了矿井入口。

非法采矿业者认为当局是强行剥夺了他们的生计。其中一人再纳说:“他们关闭了这个矿山真的让我们感到很沮丧,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谋生手段。”

Amman Mineral于2016年向世界最大金矿开采公司纽蒙特黄金公司买下松巴哇矿地后,就在那里和以北32公里的另一个矿地Indotan积极制止非法采矿和使用水银。西松巴哇县有约7000名非法矿工,绝大多数集中在Indotan。

2016年进行的一个研究显示,Indotan周围湖水中的汞污染极其严重,以至一个人仅吃湖中一条鱼就可摄取超过人体每周可承受的汞摄取量。另一个研究发现,许多矿工体内汞含量过高,有些人已经出现汞中毒早期症状包括手指颤抖和睡眠障碍。

由于政府没有严格执行水银禁令或发布警告,矿工对于汞有害的意识很弱,甚至嗤之以鼻。加上官员、警军腐败,从非法淘金作业捞好处,所以许多矿工公然非法淘金,根本不怕被抓。

印尼目前贫穷人口大约10%,要取缔非法采矿作业,就必须先为这些矿工寻找别的工作。西松巴哇县长慕沙菲林坦承:“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我们阻止他们,我们就要面对如何养活他们的难题。”

55d5c41b00b2766cddadfc51faa028a6.jpeg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